聊城地区转基因抗虫棉害虫发生新趋势

赵培宝, 任爱芝

(山东聊城大学农学院植保系, 聊城 252000)

近几年,转基因抗虫棉作为农业生物技术的排头兵,得到了较快的发展,取得了较高的经济、生态和社会效益,在棉铃虫暴发,农民植棉积极性受挫的情况下,重新带动了新一轮的植棉热。但抗虫棉不是无虫棉,近年在抗虫棉生产中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棉花害虫发生呈现出新趋势,应引起棉农重视。

1 非靶标昆虫发生日益加重

转基因抗虫棉能产生破坏鳞翅目消化道的毒素,但对其它类害虫无效。抗虫棉田内,不仅有蚜虫、螨类等害虫,而且原零星发生的次要害虫,如:盲蝽象、蓟马、小灰象甲等也乘虚而入,种群不断增长,危害逐渐加重,部分地区还上升为主要害虫,并且两种新的害虫烟粉虱和美洲斑潜蝇也在棉田呈暴发之势,棉田害虫愈演愈烈,且呈“小虫翻大浪”之势。

1.1 棉蚜、螨类仍然严重发生

夏季连续高温干旱,蚜虫、螨类继续严重危害,随着包衣抗虫棉种的大面积使用,地膜覆盖、播期提前,以及夏季的高温干旱,棉蚜表现为苗蚜轻、伏蚜严重的态势;危害棉花的螨类中,除朱砂叶螨、截形叶螨继续成灾外,二斑叶螨(白蜘蛛)危害加重,红、白蜘蛛混合发生,部分棉田白蜘蛛成为主灾品种,而二斑叶螨又因个体小、危害更隐蔽、易分泌大量网状物、抗性增长快,增加了防治的难度,造成了较重损失。

1.2 棉盲蝽象在黄淮流域上升为主要害虫

1.2.1 发生危害。

在黄淮流域棉田过去仅零星发生,但自1999年以来,不仅普遍发生,而且造成较重危害。在聊城地区调查发现平均百株虫头数可达20~30头,多的50~60头,棉花平均百株受害率50%以上,叶片平均受害率超过80%,蕾铃脱落中50%~60%是有盲蝽象引起的。盲蝽象以成虫、若虫吸食植物营养液,引起蕾铃大量脱落,并在不同部位与生长时期产生不同危害状,子叶期被害,顶芽焦枯变黑,不长主干形成无头棉;真叶出现后,顶芽被刺伤后会枯死,不定芽丛生形成多头棉或顶芽被刺后形成破头疯;幼叶受害,展开后破碎形成孔洞;顶心和旁心受害,枝叶丛生疯长;幼蕾受害,由黄变黑似荞麦粒,2~3天后脱落,中蕾被害,苞叶张开等等。并且遭受棉盲蝽危害后,常常营养生长与生殖生长失调,表现旺长而开花结蕾少,成铃晚、吐絮迟,产量大大降低、品质变劣。

1.2.2 原因分析。

(1)用药次数减少。在常规棉原来的用药水平上,基本能遏制其种群数量的增长,但随着棉田用药次数减少,其种群迅速积累,危害不断加重。(2)自然控制作用减弱。抗虫棉田内,天敌种群组成发生变动,棉田生物群落改变,群落稳定性下降,对害虫的自然控制作用减弱(3)种植制度的变更及气候条件的变化也对其上升危害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例如牧草种植面积的增加,棉、麦间套的推广,有利于其卵的越冬;棉田偏施氮肥、高大茂密、生长嫩绿,有利于其产卵;盲蝽象喜温暖潮湿,6~8月份多雨会加重其发生等等。

1.2.3 发生规律。

山东省棉盲蝽包括绿盲蝽、中黑盲蝽、三点盲蝽、苜蓿盲蝽等。各种盲蝽象年发生代数为3~5代不等,主要以卵在棉田内的棉柴、枯铃壳内、杂草茎杆中,以及苜蓿、石榴、苹果、杨、柳、刺槐等越冬寄主的皮下、枝内越冬,一般4月开始孵化,5月份侵入棉田,6~7月是棉田危害高峰,8月中、下旬陆续迁出棉田。不同地块盲蝽象种类组成不同,危害高峰有区别,如苜蓿盲蝽5~6月是危害高峰;中黑盲蝽7~8月虫量最大。棉盲蝽喜温暖湿润,成虫怕光,早晚活动为主,易被群众忽视。针对其发生特点,应采取狠抓第1代,控制侵入棉田的数量;挑治2、3代,减轻棉田危害;兼治4、5代,降低越冬虫源数量的防治策略。

1.3 棉田内烟粉虱猖獗发生

1.3.1 发生与危害。

    烟粉虱又名棉粉虱,属于同翅目,粉虱科,世界性的大害虫。但在国内一直发生较轻,自1997年以后才开始蔓延,2000年多地暴发。烟粉虱主要以刺吸食口器吸食汁液,掠夺养分,并可分泌蜜露引起煤污病,影响叶片光合作用,棉叶受害后,正面发白,逐渐黄化、枯死,植株生长衰弱,影响铃桃的形成与吐絮。烟粉虱比白粉虱寄主范围更广,尤其嗜食白粉虱不喜取食的十字花科与棉花,调查发现棉花单叶虫头数可达30~60头,最多达100~300头;其危害性更大,传播、扩散更快,尤其B型烟粉虱能传播30多种植物上的70多种病毒,需加以警惕。

1.3.2 烟粉虱短期内暴发原因。

该虫在棉田大发生不仅与抗虫棉面积扩大、用药减少有关,而且明显受环境与种植制度等影响。(1)传播扩散快。该虫能随种子、苗木的调运,农产品的贸易而传播,并且能在空中飞舞迁移,可随风扩散,易在短期内暴发。(2)气候条件的影响。烟粉虱起源于热带、亚热带,较耐高温,随着气候的变暖,尤其近两年夏季高温干旱,适合于其发生繁衍,造成了虫源的迅速积累。(3)种植制度的变革和作物布局的变化。耕作的精细化,间套面积的增加,作物的插花种植,其喜食的蔬菜、花卉、棉花等植物种植的增多,蔬菜的四季栽培,追求时间差和冬季保护地的大量兴起,为其提供了充足的食源、越冬场所,使其能周年转移。(4)防治不得力。该虫体被蜡质,世代重叠,繁殖速度快,易产生抗性,较难防治,且现在的联产承包责任制,使得在害虫的防治上各自为政、缺乏协调、防治观念不统一、时间不一致、措施不合理,从而使该虫能转移逃避,有充足的生存空间,得以迅速积累、逐年加重。

1.4 美洲斑潜蝇在棉田蔓延

1.4.1 发生危害。

美洲斑潜蝇属于双翅目、潜蝇科,一种重要检疫对象,自1994年在我国首次发现后,迅速扩展蔓延,除了在几大类蔬菜上造成了严重危害,于棉田内也大量发生。该虫是一种多食性潜叶害虫,以幼虫潜食叶肉,形成蛇形潜道,俗称“鬼画符”,破坏叶肉和叶绿素,削弱光合作用,造成植株发育迟缓,或枯死,大量叶片、蕾铃脱落,产量降低。北方棉田6月份开始发生,7月中旬数量逐渐上升,8~10月形成全年危害高峰。

1.4.2 大发生的原因。

美洲斑潜蝇具有发育周期短、世代多、世代重叠明显、幼虫生活隐蔽、寄主杂、食性广、虫源多、传播蔓延快的特点,易于造成严重危害;而气候条件的变化,蔬菜种植面积的增加与保护地的兴起更加重了其发生。〖HJ0〗〖HJ3/7〗

2 抗虫性表现出退化现象

自90年代单价抗虫棉推广以来,经过近10年的连续种植,棉铃虫对其具有了一定适应性,抗虫性出现了退化现象,抗虫棉上大龄棉铃虫个体明显增多,3、4代棉铃虫需用药防治。究其原因:

2.1 转基因抗虫棉的杀虫机理与Bt杀虫剂相似

连续使用Bt杀虫剂,害虫会产生抗性,同样,随着大面积连续种植,在转Bt基因抗虫植株选择压力下,经过多代适应性锻炼,棉铃虫会对其产生抗性,尤其抗虫棉主要对3龄以下小虫效果好,随着田间杂株率增多,间套面积的增加,发生在这些场所的大龄棉铃虫会向抗虫棉上转移,更易筛选出高抗群体。

2.2 棉花属于常异花授粉作物

天然杂交率为10%左右,农民自我留种,会造成田间自然杂化,棉种纯度下降,Bt基因含量降低,从而表现出抗虫性下降。

3 棉田害虫综合防治

针对抗虫棉害虫发生新情况,应结合各地生产实际,因地制宜,制定一套切实可行的综合防治方案,贯彻农业防治、生物防治、化学防治相结合的防治策略。

3.1 农业防治

积极培育抗虫品种,包括双价抗虫棉及对其它害虫具抗性的品种;调整作物布局、合理间套作,棉田远离苜蓿、茄瓜类蔬菜田、及其它越冬寄主、虫源寄主;合理施肥、灌水,不偏施氮肥,防止贪青徒长,灌水灭虫;人工摘除带虫叶,合理整枝打杈,例如对早期生长点受蝽象危害的棉苗进行“二头式“整枝;切断越冬环节,可通过清除杂草、清洁田园以及在保护地种植非寄主植物、纱网遮虫、培育无虫苗来进行。

3.2 物理机械防治

可利用趋黄性,设置黄板诱杀;利用趋光性,进行灯光诱集等。

3.3 生物防治

注重对自然天敌的保护利用,尽量减少农药的使用,主张使用低毒低残留农药、生物农药,掌握用药时机,作到灭害保益;并可进行天敌人工饲养、释放,如饲养斑潜蝇茧蜂、蚜茧蜂、丽蚜小蜂等来防治斑潜蝇、蚜虫、烟粉虱等。

3.4 化学防治

积极开展药剂防治仍是当前的重要措施。搞好测报,适时用药;对个体小、世代交替快、积累迅速的小害虫应讲究施药质量,喷药要均匀。例如对蚜虫应“两翻一扣、四面打透”,对螨类应“发现一点打一片,发现一株打一圈”;注重对虫源基地、越冬基地、适生寄主等处害虫的集中消灭,将害虫消灭在点片发生阶段;对迁飞、扩散性强的烟粉虱、斑潜蝇等应进行大面积联防,避免其转移逃避;药剂拌种或使用包衣种子减轻苗蚜及地下害虫的危害,苗期结合防治苗蚜,使用内吸性有机磷、吡虫啉等类药剂,兼治盲蝽象1代、蓟马等,6~9月是大多数棉虫猖獗危害期,应依据虫情,因地制宜选择合适药剂,对螨类应选用达螨酮、克螨灵、阿维菌素等药剂喷雾,对蚜虫、烟粉虱、斑潜蝇等刺吸式害虫应轮换使用内吸性有机磷、吡虫啉、扑虱灵及阿维菌素类药剂,以提高防效、减缓抗性产生,并注重3、4代棉铃虫的用药防治。

(来源:《中国棉花 》20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