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心境 2020-06-27 05:22 的文章

齐白石山水画中的心境表达

  窄道漫步(国画) 103.5×45.2厘米 1929年齐白石

  款识:何处安闲著醉翁,愁过窄道树阴浓,画山易酒无人要,隔岸徒看望子风。己巳为石坡仁兄制于燕京。齐璜白石山翁并题。

  钤印:老白(白文)

  齐白石(1864—1957),湖南湘潭人,原名纯芝,后名璜,字渭清,又字兰亭,号濒生,别号白石山人、寄萍堂主人、阿芝、木居士、齐大、三百石印富翁、杏子坞老民、借山吟馆主者、借山翁、星塘老屋后人、湘上老农等。齐白石一生作画不辍,留下大量诗、书、画、印作品。他在绘画中将文人传统与民间传统、文人修养与农民气质自然而然地结合起来,作品充满质朴气息和率真天真,因而雅俗兼得,为广大群众所喜爱。其绘画工写兼能,造诣高深;写意人物画简括、传神、充满人情味和幽默感;山水画匠心独运,境界新奇而充满诗意,在造型、笔墨和结境、创意上都自成一格。齐白石的绘画以花鸟画为大宗,而其山水画亦有相当的价值。

  齐白石的作品《窄道漫步》创作于1929年,题跋曰:“何处安闲著醉翁,愁过窄道树阴浓,画山易酒无人要,隔岸徒看望子风。己巳为石坡仁兄制于燕京。齐璜白石山翁并题。”从中可知,作品描绘的是一位身无分文的嗜酒之人,欲以画换酒却因无人购买,陷入惆怅来回踱步,只能隔岸观望对面酒馆的落寞画面。此幅作品于图式上依然简练、概括,主次分明,无关紧要的因素一概舍弃,布局巧妙,画中故事借助构图层层铺陈。画面采用一水两岸式的构图,河的一岸是散落的数十座屋舍,另一岸是窄道上漫步的“醉翁”。屋舍大致分为三组,层叠错落,散中有聚,朝向不尽相同,随意自然。随风招展的酒幡作为酒馆的标记,为静止的画面增添了一丝动感,无需过多笔墨即可想象店内的熙熙攘攘。小河上的独木桥一端伸向画外,和河这边惆怅的酒客形成了呼应关系,延伸出画外之意。画的下方,松木青翠笔直,树的造型充满童趣。怪石横卧,与红衣酒客和谐成趣,从图形色彩和一动一静的设置上隐含着丰富性和趣味性。画中人物刻画生动,红衣黄袍的“醉翁”双手放于胸前,背向酒馆张望过去,仿佛在叹气,体态动势则表露出不舍;而对面酒馆随风舞动的酒幡又仿佛在向他召唤,两者构成微妙的呼应关系,画面尽显落寞之意。如齐白石在自述中所言:“我画山水, 布局立意, 总是反复构思, 不愿落入前人窠臼。”一条河流,巧妙地将人、物、事分隔又串联起来,这也是这幅画构图设置的巧妙用心之处。画面物象虽多,但是结构安排合理而和谐,有整体感,疏疏几笔丛林、淡淡几间酒馆和农居,具有某种单纯朴实的特性,同时又不乏趣味,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和田园情趣。构图、造型和笔墨上皆以质朴为本色追求,景致、屋舍和点睛人物也都作了高度的概括和细致的推敲, 毫无因袭造作之态。

  不同时代的画家都会将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思考融入到画作之中,《窄道漫步》描绘的也恰恰是齐白石本人的真实心境和生活现实,其创作背景也是颇有深意的。作品创作于1929年,时年白石先生65岁,年逾花甲,已经定居北京10年。不得不提的是在白石先生后期的创作生涯中,有过两次极为重要的“停画”期。一是1925年的春天,白石先生大病,昏迷整整七个昼夜,后虽醒,复卧病榻一个月有余。这场病,迫使其停下自己心爱的作画和刻印事业。1926年,白石先生受到人生最致命的打击,这一年,他的母亲和父亲先后去世,令他痛不欲生。悲伤中,二度停止作画和刻印。1927年,林风眠诚邀齐白石到北京艺术专科学校任教,生活总算有一点稳定的经济来源,但手头并不宽裕的齐白石欲卖画换酒,无人收购也是常态,“画山易酒无人要,隔岸徒看望子风”,如款识所述,齐白石不同于他的山水画风格彼时并不为世人所接受,更不为市场所认可,因此这件作品反映的其实既是他本人生活上的窘迫,也是他在山水画创作上的落寞。画面里的那个“自己”,隔岸望酒,对河闻香,惆怅徘徊,也正是齐白石寄情于酒、生性淡泊、与世无争的真实写照。一代画坛巨匠齐白石是个全能画家。他的绘画题材十分丰富,花鸟草虫和虾蟹创作量最大,人物画其次,最少是不及作品数量之十分之一的山水画。究其原因,齐白石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就已初步形成了山水画“笔墨雄浑滋润,色彩浓艳明快,造型简练生动,意境淳厚朴实”的个人风格,但由于其笔墨超级写意,图式又过于新奇,且和当时流行的复古山水格格不入,故可接受、欣赏他山水画的人寥寥无几。但他在艺术上的敢于创造,是对中国近现代山水画作出了突出贡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