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心境 2019-05-24 14:16 的文章

长谷部诚整理心境(十五):鼓起勇气直面苦楚

14.鼓起勇气直面苦楚

刚刚转会去沃尔夫斯堡的时候,我每天都是在极其痛苦的训练之后精疲力竭回到家,当时我的主教练是马加特。他在德国有个绰号叫做“折磨人”,是个以极其严格的训练著称的魔鬼教练。貌似在过去有个球员如此调侃马加特:“谁让马加特练过的话,就算泰坦尼克沉了都不怕。”

事实上,马加特的训练强度是我职业生涯中从未经历过的。比如说,拿2个4kg重的健身球,这就有8kg了,沿着坡度为24°的斜坡进行跳跃练习,总共18m。如果用一个比较直观的东西举例的话,滑雪场上的老手们所用的雪道的坡度大概是25°~30°吧。还有一个10°的斜坡,我们需要在这个上面跳上65m。最后,我都要跳吐了,事实上还真的有人呕吐了。台阶训练更加“惨绝人寰”。每级台阶的高差分为500px、750px和1250px总共3种,教练要求我们不停地做上下、上下的往返运动。最令人感到痛苦的是1250px的台阶,用不了30分钟,大腿肌肉就会感到有种痛不欲生的酸痛感,并伴随着抽筋。其实,这些台阶都是马加特教练要求俱乐部方面特别准备的,我听说大概花费了150万欧元。就为了“折磨球员”,竟然花了这么多钱,啧啧……(译者注:熟悉山东鲁能的球迷可能有所耳闻,马加特在中国也是用类似的方法训练球员的。)

肉体上受到如此折磨,在精神层面马加特也不放过我们。通常在我们训练的时候,教练员一般都会说“绕场跑十圈”这样的话,也就是说我们接下来究竟要跑多少心里已经有个数,但马加特一向什么都不说。如果我们能够知道自己将要跑多少的话,还可以合理地分配自己的体能等等,但看不到终点的训练是令人绝望的。台阶训练也是一样。1250px的做了10组之后,大家一般都觉得要差不多了吧,这个时候哨子就响了:“再来一组!”就算做20组,当我们觉得马上就要完了的时候,马加特还是会吹哨喊话,周而复始。虽然很多人都想发牢骚,但是没人敢这样做。在当时,马加特兼任体育总监的工作,在他的手里掌握着球员的“生杀大权”,事实上确实有球员敢于反抗马加特,可最终只落得一个下放的下场。另外,最简单的就是每当我们比赛输掉的时候,我们的训练量就会增加,我们就变得更惨。

在训练场上,我们就像老鼠一样跑来跑去,进行着激烈的分组对抗,被要求进行超身体负荷的体能训练。在比赛前一两天,我们保持着一天两练的节奏,这在现代足球中基本是不可能的方式。当听说了马加特教练的魔鬼训练之后,我的家人和朋友都表示非常烦心,我只能嘴硬地说道:“没关系,没关系的。”可说实在的,在最初的半年,对于我来讲,无论是肉体上还是精神上都已经差不多到了忍耐度的极限,每天都痛不欲生。但是,就因为这点苦就让我变得消沉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能够战胜如此魔鬼的训练,对于我来讲,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事儿了。我去参加哪家俱乐部的训练都没问题,我相信自己一定会有所成就,继续加油吧!”我给自己加油,然后做好了觉悟参加马加特的训练课。带来的结果就是,我的身体越来越强壮,和德国人在身体对抗中也不会落下风。如论如何,这总比在比赛中吃亏要强得多。另外,马加特除了让我踢后腰之外,还让我尝试了右边后卫。这种尝试打消了“我自己是个中场球员”的思维定式,从中场退到后场,这让我对球场全局有了全新的认识,例如中场球员都是如何移动跑位的,这让我对此有了更加深层次的理解。虽然我现在已经不踢后卫了(译者注:新赛季,长谷部诚在法兰克福阵中更多出现在3中卫体系中的拖后中卫位置),但却让我在场上的眼界更加广阔,更加富有大局观。

2009年5月,沃尔夫斯堡获得了德甲冠军,第2年马加特就去了别的球队。最后一轮我们夺冠之后,球队在沃尔夫斯堡的大街上展开游行庆祝,最后在酒店里进行了庆功宴。进入大厅就能看到那闪闪发光的德甲冠军奖盘。球员、工作人员和家属们都汇集在回厂里,只有在这一天,人们才敢在魔鬼教练的面前畅快地喝啤酒。我在找机会向马加特教练道谢,但他作为这一天最受欢迎的人,沃尔夫斯堡市场和德国大众的领导等VIP都和他不断寒暄着,我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活动就要结束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机会。我看到他正在一个角落里喝酒,我走了过去:“教练,感谢你一直以来的谆谆教诲!”马加特这样对我说道:“我也同样非常感谢你,你能够从日本来到德国,我真的非常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