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7-01 13:37 的文章

“舞”出文化新生活

“舞”出文化新生活

“舞”出文化新生活

  连日来,暖暖冬阳高照,大龙开发区城区、乡村文化活动广场上,散步的、下棋的群众随处可见;夜里星月当空、灯光明亮,跳广场舞的、健身的群众,组成了丰富、生动的文化生活风景线。

  “风”起城区

  开发区为民服务广场,是城区最主要的文化活动场所。天色暗下来,吃罢晚饭的群众从四处汇聚过来,几个广舞方阵分片踩着音乐节奏跳着轻快的广场舞,孩童嬉闹的欢笑声更让热闹场景多了几分暖意。

  上世纪90年代,大龙还是玉屏自治县辖下的一个小镇,人口较少,居住分散。经济发展滞后,让人们主要精力都放在谋生活上去。虽然“日出而作”渐成历史,但“日落而息”还在继续,再加上集镇基础功能欠缺,文化生活一直贫乏,未能萌芽滋长。

  进入新世纪,升格后的大龙开发区迎来了持续至今的企业落户热潮。园区企业增多、大量用工岗位随之而来,部分青壮农民走进企业成为产业工人,在收入增加、家庭条件逐步改善的同时,文化需求慢慢觉醒。“为民服务广场修了后,我们跳舞就方便多了。夏季时,跳舞队伍能把这里都占满了,热闹得很。”52岁的唐均珍“舞龄”已有十多年。从最初在家门口一个人跳到几个人跳,再到如今几百人一起跳,她从变化里感受最深的是,地方经济发展起来,文化生活才有发展空间。

  “广场舞走进老百姓的生活,改变了一些落后的娱乐习惯。开发区经常组织一些文艺汇演活动,让我们的参与热情更加高涨。”

  “火”遍乡村

  文化广场承接发展红利,作为活动载体见证了一方文化生活的变迁。大龙开发区各村(居、新区)文化广场也担负了相同的功能,并因增加了城乡同步发展内涵,而显得成效更为突出。

  “难得有这么好的天气,我已经约好老伙计晚上过来一起跳舞了。”胜利村洞下组71岁的冷华秀,忙活大半辈子把家里的大事都做好后,终于能闲下来,有时间跳喜爱的广场舞。村里还未修建文化广场前,她和村里的、邻村的舞蹈爱好者只能在周边祠堂前或者空地上练舞。“去年,村里修了3个文化广场,我们有条件就近跳舞,乡亲们也喜欢观看,大家都高兴。”

  前不久开发区举办广场舞比赛中,冷华秀所在的胜利村代表队出赛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而在十年前、甚至是五年前,她都不敢想闭塞落后的村子能像如今一样美丽。“村里基础建设好了,产业也做起来了,群众收入水平高了,日子好过了,文化生活诉求才会越来越强烈。”

  气温降低,也挡不住马面坡人对于文化活动的热爱,那里的文化活动氛围正浓。健身的、打乒乓球的、散步的、跳皮筋的,活跃的身影正显示着文化活动带来的活力。

  同样是七旬老人的蔡绍凯,在马面村生活了一辈子。尽管动作不太协调,他也会在村里的文化广场上跟着乡亲一起跳几个曲目的广场舞。到健身器材上锻炼身体,才是主要活动方式。“我家就在村委会后面,来广场不过两三分钟。我经常来这健身,人多,热闹。”

  村里通村路、通组路还未形成路网前,出行不太方便,夜晚出去串个门来回要花些时间,没地方可去的,则只能在家看电视。

  路网的建成,材料可以运输进来,为文化广场修建奠定了基础。广场投用,热闹时能有百来号人共聚这里。“现在天气好时,大家吃完晚饭都会来广场上活动活动,锻炼下身体,放松下心情,挺好。”

  近年来,大龙开发区全面实施脱贫攻坚,吹响乡村振兴号角,乡村基础设施提质升级,城乡融合发展以精神文明建设为重要纽带迅速推进。城乡群众正一边享受着文化新生活、一边蓄积着力量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添砖加瓦。(李玉琴 周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