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19-08-22 14:32 的文章

生活在城市,我们如何面对焦虑

原标题:生活在城市,我们如何面对焦虑

【智库答问】

编者按

暑期临近结束,“开学焦虑”成为青少年间的交流热词。不久前,“逃避式考研”登上热搜榜,备受大学生与家长关注。更早之前,“佛系”一词走红,不少人以此作为对抗焦虑的“灵丹妙药”,号称最好的生活方式是“看淡一切”。

在压力越来越大的城市里生活,焦虑产生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逃避”“佛系”,是对抗焦虑的好方式吗?该如何学会和焦虑共处?光明智库本期关注心灵成长,邀请智库专家分析焦虑的成因与表现,为化解焦虑支招。

本期嘉宾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张颐武

北京师范大学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 沈湘平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 唐亚林

1、跨越式发展进程中,缺少心灵“均匀加热”过程

光明智库:城市焦虑是一种“世界通病”。在现代化、信息化的城市里,我们的焦虑主要来自哪些方面?焦虑的表象和深层原因是什么?

张颐武:现代都市的环境和生存状况都远比传统社会复杂,工业化把我们组织到了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社会结构之中,工作和生活都进入了高度紧张和组织化的状态,生活节奏加快,人与人之间也失掉了传统社会中相互联系的纽带,因而显得愈加疏离。伴随着技术的高速发展、信息化程度加深,焦虑感随之形成。

进入现代社会,焦虑的诱因不再是衣食缺少,而多是大都市的住房、养老等生活保障问题。此外,城市生活的孤独感、自我意识的困扰、人际关系的淡漠、内心情感的困惑、人与环境的矛盾、多种观念的冲突等等都是人们焦虑的源头。这些问题叠加形成了诸多焦虑。这些焦虑往往不是个体的呈现,而是一种广泛性的群体症候。

当代人的焦虑更为复杂多样。可以说,二十世纪的现代主义文化中,很多重要的思想和文学艺术都体现了对焦虑的反应,而现代的心理学、社会学文化研究等很多学科也包含着针对焦虑的思考,当代的大众文化很大程度上是缓解焦虑的方式之一。

沈湘平:当代城市人的焦虑大致可归结为三个层面:一是生存(衣食住行)的压力,二是发展(升学、择业、晋升、创业)的忧虑,三是内心的不安宁。以下一些表现比较普遍:时间不够用,生活密度大、节奏快,“忙”和“赶”成为日常状态;不愿真实呈现自己,精神憋屈,“宅”“孤独”风行;太多事情需要选择、判断而产生疲劳感,在物质丰裕、知识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因为对各种物质、知识乃至思想的选择判断而感到“心累”;在高度复杂的现实面前,感受到未来的不确定性,特别是对自己的事业、情感等产生忧虑。这些焦虑本质上是安全感的缺失,要从主客观两方面寻找原因。

客观原因主要是,高速现代化导致生产、生活方式急剧变革,给人们的心理带来不适应感。这点对于中国人来说尤其显著,中国以四十多年的时间走过了西方发达国家三四百年的现代化进程,人们的心灵缺少“均匀加热”的过程,所以焦虑表现得较为突出。主观原因主要是,一些人弄不清、找不着自己的人生意义和努力方向。

唐亚林:身心焦虑,既是一种客观状态,又是一种主观感觉。

从客观状态来说,“身”焦虑主要表现为因为亚健康等而引发的身体疲惫现象,“心”焦虑主要表现为因为精神疾病、抑郁症等情况所引发的心灵困顿现象。2015年全国流行病学大调查数据显示,全国有超过1.8亿人患有不同程度的精神障碍,登记在册的严重精神障碍患者达480万人。这一庞大数字,是一个巨大的焦虑来源。

从主观感觉来看,“心”焦虑更多是一种人为焦虑。对于个体与家庭而言,升学、就业、婚姻、住房、养老、工作等,都可以成为“心”焦虑的来源。而社会上一些培训机构、移民机构和商家喊出的“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越早移民越好”等诱导性论调,也加剧了社会焦虑的程度。对于群体来说,因为国家与社会的巨大变迁、快速发展引发的认知焦虑,让社会热点问题、世界热点问题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讨论的焦点,甚至引发价值观的冲突现象。

当然,还有一些是网络上故意为之的言论,用贩卖焦虑来吸引眼球、抬升自己,实际上是混淆视听。

2、古人应对焦虑的智慧:人不为物使,心不为物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