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0-06-11 16:02 的文章

棉花 低位徘徊蓄势上行

  3月底,郑棉期价第三次触及万元历史低位。前两次分别是在2008年年底和2016年年初,且后期均引发一轮显著的上涨行情。那么,这次会不会引发同样的走势呢?

  棉价再度回到历史低位,是因为国际原油价格大跌、海外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以及庞大的棉花库存。而随着时间推移,市场极度“黑暗”时刻已过,郑棉价格重心有所抬升。目前郑棉主力2009合约围绕10800—11800元/吨区间波动。这是一种蓄势,等待着某种因素打破僵局,并触发一波时间跨度和幅度较大的上涨行情。

  三大利空影响逐步减弱

  前期,压制郑棉市场的“三座大山”国际原油大跌、海外疫情蔓延、注册仓单巨大,如今均出现实质性好转。

  一是国际原油呈现触底回升态势。致命的大跌已经过去,主要得益于OPEC+“史无前例”的大幅度减产。随着全球极度量化宽松政策的推进,原油市场稳步抬升可以预期,这对棉市产生了正面影响。

  二是海外疫情有所缓解,拐点有望在6月初确立。若无意外,6月全球疫情将得到有效控制,或许到7月疫情将基本消散。如此,随着复工复产的缓慢推进,全球棉花消费处于从坍塌到企稳、从回升到回暖再到恢复的有序推进中。

  这一变化亦体现在处于历史低位的美棉上。可以说,美棉底部已基本确立,不存在大幅下跌的基础。

  三是注册仓单量缓慢减少。2月13日,郑棉注册仓单最高为37438张,折合棉花149.7万吨;截至5月22日,注册仓单缓慢减至26308张,折合棉花105.2万吨。可见,在2005合约交割后,注册仓单流出不少,剩余仓单或转抛至2009合约和2101合约。另外,去年国储棉拍卖是从5月开始,而今年至今没有消息。

  因此,市场最坏时期已过,郑棉有望进入筑底阶段,并等待需求回暖。

  USDA报告基本反映最差状态

  据5月USDA最新数据,2019/2020年度,中国新棉产量为594万吨,保持不变;因疫情大幅调降消费量121万吨至740万吨;产需缺口缩减为146万吨,加上进口后致使期末库存升至789万吨(库存/消费比为106%)。可以说,此次USDA对中国消费数据的调整基本到位,较好地反映了中美贸易摩擦和海外疫情对服装出口及消费的影响。全球市场,供需数据依旧利空,在大幅调减消费数据下,期末库存增加了367万吨为2115万吨(库存/消费比为92%)。

  最重要的是,本次USDA给出了2020/2021年度的预测数据。

  中国方面,预估2020/2021年度产量为578万吨(-17万吨),消费量827万吨(+87万吨);产需缺口250万吨,加上进口207万吨,期末库存降至742万吨(库存/消费比为89%)。由此可见,这一数据很好地反映了消费回升与产量略降的格局,郑棉价格重心向上依旧可期。

  全球方面,预估2020/2021年度产量为2589万吨(-80万吨),消费量2535万吨(+249万吨);产需过剩54万吨,期末库存略增50万吨至2165万吨(库存/消费比为85%)。全球库存改善不明显,因而市场上行动能较为有限。

  那么,未来市场上行的驱动力在哪里?

  就郑棉而言,最恶劣的基本面已经过去。5月合约交割后,一是关注棉花的生长情况,天气与虫害或成为炒作题材;二是后疫情时代全球及中国的消费回暖情况。

  当前,北半球棉花播种已进入尾声。2020年我国棉花播种面积4615万亩,同比下降4.15%。另外,全球棉花种植面积亦下降4%。有机构认为,2020年印度植棉面积同比减幅在4%—5%。因此,在棉花生长阶段,若遭遇恶劣天气或虫害,那么棉市会进入“灾害炒作”模式。

  若是海外疫情得到有效控制,那么全球复工复产进度将逐步加快,直至经济全面进入复苏阶段。国内方面,截至5月18日,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开工率和复岗率分别回升至99.1%和95.4%,基本达到正常水平。海外市场,鉴于疫情尚未出现拐点,因而距离消费启动还有相当长时间。

  总体而言,三大利空影响均在减弱,未来影响郑棉市场的主要因素是棉花的生长状态,以及全球经济的复苏情况。而一旦海外疫情得到有效控制,那么欧美经济重启,叠加宽松的货币政策,全球商品市场大概率步入上行通道。 (作者单位:国联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