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奇迹 2019-08-17 05:02 的文章

2018最大泡沫破灭,共享单车没有奇迹

大潮过后,随处可见的单车是唯一留下的痕迹

“小黄车还能退押金吗?”从10月到现在,魏玉用过各种办法。退押金按钮从黄变灰,原定到账期限逐渐拉长,客服热线永远忙音,甚至连投诉都试了,却依旧在等待。#ofo小黄车退不了押金#上了微博热搜,失望的用户们逐渐变得愤怒。

随着天气转凉骑行减少,街边的共享单车备受冷落。从出生起,它就得挨过冬天的低谷。不同以往,眼下的气温已近于“冰冻”。

资本热情早已经时过境迁,共享单车在资金紧张无法造血的情况下,不得不另谋出路:委身者沦为接盘方的出血口,独立者还陷在望不到边际的自我消耗中。

没有人在这个复杂局面中独善其身。曾是共享经济样本的共享单车,正渐渐消去光环。

起势

共享单车创业赶上了难得一遇的时代浪潮。2015年,“双创”号召在全社会释放暖意,制度和资金尺度前所未有地宽松,创业者能更迅速地捕到机会。

此时,胡玮炜已经做了10年汽车跑口记者,共享单车的想法获得“出行教父”李斌支持,摩拜伴随问世就在设计和数据连接上下足了功夫。25岁的戴威刚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硕士毕业,创办ofo的想法源自痛苦的支教经历,其他四位联合创始人也都来自北大。ofo在全国近200所校园运营,每辆车实现每天近10次骑行已经是比较理想的效率,因此吸引到众多资本青睐。

不断有更多的公司跳进来。小蓝、优拜、小鸣、酷骑、CCbike、一步、骑呗、哈罗等近 70 家公司加入,每个月会发生至少两笔以上的融资,平均每笔上千万。风口终于起势,这一年因此命名“共享单车元年”。

能够随时满足短距离出行的共享单车是好的产品,方便、环保。它也遇到了社会对创新的热情包容、资本宽松环境的支持。年轻创业者们还需具备贯穿线上线下的管控能力,一系列的商业逻辑需要推进和打通,让共享单车从概念变为可以持续的业态。

优势和劣势都显而易见:两轮比四轮门槛更低,同网约车相比共享单车对应着更高频的需求。与此同时,它的产业链条从生产制造延伸至物流和运维,每一个环节都非常烧钱。从来没有人敢去挑战这么重资产、高风险的玩法。

以摩拜和ofo为代表,从一开始,共享单车企业身上就携带着两种完全不同的基因:摩拜认为自己是物联网公司,更倾向于对硬件和设计的打磨。ofo始终认为自己是互联网公司,商业模式、订单增长是第一位的,单车只是完成目标的手段。

摩拜2016年8月进入北京,火得超过所有人预期。服务器一度无法支持用户激增发生故障。9月,摩拜又明目张胆挺进北大,ofo的大本营。这下ofo终于坐不住了。戴威一声令下,ofo走出校门涌入城市。

摩拜和ofo的车流终于同更多竞争者交汇了。市场无边,比校园里的天地大得多,肉搏战也残酷得多。

突进

共享单车几乎没有经过市场培育的过程,就拉出一条放量增长的陡峭直线,一年里集聚起近18 亿资本。达到同等的规模,团购花了7年、网约车花了4年。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6年8、9月份 B轮融资开始,摩拜和ofo的融资步伐几乎是咬合的节奏。八九个月里,双双完成E轮融资,累计金额近20亿美元。投资者阵营更是豪华:既包括腾讯、阿里、小米、滴滴等互联网大佬,也有高瓴、DST、红杉、中信产业基金等十多家知名的投行机构。

进了更大的牌局,就必须按规则玩下去。

此时共享单车的发展逻辑已经变成了:铺出更多车-圈住更多用户-刷出好看的单量-拿到更多融资。投资人说得非常清楚:“跑到市场第一,这是你唯一的目标,钱的事你不用管。”戴威扬言,要在2017年底投放2000万辆小黄车。

2017年3月至7月是ofo采购最疯狂的五个月。据《财经》了解,每个月采购量为300万-400万辆,总计采购1600万辆单车,实际履行约1200万辆。这五个月的采购应付金额72亿人民币,这部分尾款也成为ofo资金链紧张的因素之一。

被天量订单激活的,还有沉寂多时的自行车行业。上海凤凰一年的产能达到500万辆;“中国自行车第一镇”王庆坨变成了“共享单车第一镇”,体验了“一夜复活,遍地是钱”的快感;飞鸽生产线15 秒就可以下线一辆小黄车。一段时间里,爱玛、富士达等厂商开足马力都无法满足摩拜和ofo的订单。

共享单车被铺往全国:不只涌入重点城市,还渗透到广大二三线,甚至将战场拉到国外:伦敦、米兰、硅谷、东京、维也纳等城市对这个中国输出的“新事物”充满好奇,共享单车更是因此喊出要在全世界推广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