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0-07-01 12:23 的文章

深夜致歉!子公司“暴雷” 北特科技巨亏收场

  4月24日晚间,北特科技一则2019年业绩预亏公告,引起了上交所的注意,其自爆子公司财务有问题,并对此深表歉意,然而再诚恳的道歉也难弥补前期“错误”所带来的损失,这一行为直接导致北特科技2019年巨亏收场,预计归母净利润亏损1.27亿元至1.52 亿元,扣非后,亏损预计扩大至2.49 亿元至2.74亿元。    因子公司“暴雷 ”巨亏

  根据2019业绩预亏公告,受汽车行业增速为负等因素影响,北特科技本期营业收入和毛利率大幅下降,盈利能力大幅减弱,而致使其2019年巨亏的直接诱因则为计提巨额商誉减值。

  北特科技称,子公司上海光裕汽车空调压缩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光裕”),2019年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为-4073万元至-4767万元,未完成5800万元的业绩承诺,故本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62亿元,该部分损失占预计亏损额2.74亿元的6成。

  目前北特科技主要业务为生产、销售转向减振零部件、汽车空调压缩机、高精密零部件、汽车底盘用轻量化铝零部件,2017年正是为了布局汽车空调压缩机业务,北特科技收购了上海光裕。

  根据当时披露的信息,上海光裕100%股份的评估价值为4.73亿元,彼时收购其95.71%股份作价4.53亿元,其中股份对价为2.51亿元,现金对价为2.02亿元。截至 2017年7月31日,上海光裕股份账面净资产为1.23亿元,评估增值额为3.51 亿元,评估增值率为285.04%。可见,北特科技当时以较高估值,付出数亿元真金白银才拿下了上海光裕,然而此次并购,也为其埋下了2.58亿元的商誉“地雷”。

  如今,上市公司自暴“2017年重大资产重组标的方存在成本结转不准确、存货管理不善等情况”,而该标的正是上海光裕。

  事实上,成本、存货等数据直接影响了上海光裕当时的评估价值。根据收购预案,2017年7月31日,上海光裕的存货金额达8783.63万元,占总资产的比重高达28.99%,仅次于应收账款占比,占资产比重位列第二。如今,其存货到底是如何的“管理不善”,我们不得而知,但这却令人对其当时资产整体估值的合理性产生怀疑,北特科技是否因为当时对存货估值过高,而在收购中当了“冤大头”?

  而成本结转不准确问题,也使得上海光裕的毛利率存在虚高的嫌疑。事实上,在收购预案中,其毛利率就显得异常。收购预案显示,上海光裕在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毛利率分别为29.28%、33.12%、31.71%,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其毛利率均高于行业平均值。对此北特科技将其归功于“上海光裕深厚的技术积累和稳定的客户资源,以优异的产品性能获得市场溢价。”

  令人唏嘘的是,如今北特科技却因为当初自己“掩耳盗铃”式开脱,严重拖累了上市公司业绩,北特科技不得不为自己此前的“粗心”买单

  标的产品问题频发影响上市公司品牌及信誉

  此前高溢价收购,交易双方约定了业绩承诺,上海光裕2017年、2018年、2019年的承诺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000万元、4700万元、5800万元。据2019年半年报显示,上海光裕2018年度实现净利润4935.67 万元,其中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报表净利润为4665.01万元,当期业绩承诺完成率为99.26%,累计业绩完成率为 102.27%,未触发业绩补偿。

  不难看出,上海裕光可谓“精准踩线”完成承诺,然后随着内部管理问题的暴露,其财务数据的真实性令人怀疑,因此以往业绩承诺的完成是否含有“水分”,则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对此,上交所也表示担忧,质疑其标的公司前期业绩承诺完成情况的真实性,而截至发稿,北特科技尚未就该问题予以回复,《红周刊》记者将持续关注。

  更关键的是,北特科技还称,“上海光裕2019年产品质量问题较多,造成产品退回和索赔等增加。”这也就表明,此前高价买回的资产不仅在财务数据上有“猫腻”,其产品还存在诸多的质量问题。而销售劣质品,不仅面临繁琐的售后赔偿及法律诉讼,并且将大大降低上市公司在消费者心中的“信誉”,影响上市公司的品牌形象,进而影响其此后的销量,无形中,对上市公司形成巨大的影响。

  事实上,由于下游汽车市场的低迷,上市公司的销量已然受阻。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9 年上半年汽车产销量分别达1213.2万辆和1232.3万辆,同比下降13.7%和12.4%。截至2019年三季度,北特科技营业收入近乎零增长,而2018年,其营收增速高达36.74%,此前多年也均保持稳定增长,如此来看,从2019年开始,其销售状况开始陷入萎靡。

  需要警惕的是,北特科技2019年虽然以业绩巨亏收场,但其仍存多颗“地雷”隐而未发。

  首先,因为上海光裕产品质量问题频发,北特科技可能面临金额不少的索赔,而且产品退货也少不了,这可能会使得其不得不将此前确认的营业收入转回。对于产品质量问题,虽然其在2019年半年报计提了927.52万元的预计负债,然而是否足够覆盖其以后的退货损失尚不可知,倘若计提不足,那么其未来业绩恐怕仍会受到影响。

  其次,因2019年上海光裕未完成业绩承诺,北特科技计提了1.67亿元的商誉减值,然而账面仍剩余0.91亿元的商誉,倘若日后上海光裕亏损及产品质量问题未能改善,那么商誉“地雷”恐将二次“炸伤”北特科技。

  (文章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责任编辑:DF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