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0-07-01 11:46 的文章

【他们,在希望的田野上】系列报道⑨棉花专家马峙英:把自己“种”在棉田里

长城新媒体记者周亚彬 于仕越

“要恢复高考啦!”1977年的秋天,这条消息让全国的年轻人都沸腾了。

19岁的马峙英作为生产队副队长,正在新乐农村的田地里种棉花。得知这一消息后,呆呆地在田里站了很久,随即做出了一个影响了他一生的决定——参加高考。

“当时也不知道什么专业好,自己从小就参加种田劳动,也就选择了农业。”

1978年,马峙英作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考取了张家口高等农业专科学校,后来研究生考入了河北农业大学,跟随导师曲健木教授开始了棉花研究。

如今,马峙英是河北省棉花育种首席专家、国家棉花产业技术体系育种岗位科学家,一位获得3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5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主持育成15个抗病高产优质棉花新品种,获得12项国家发明专利的棉花专家。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棉花生产国和消费国之一,总产量和单产均居世界前列。这里面少不了广大棉农的精耕细作,更少不了像马峙英这样的棉花专家的辛勤科学劳动。

【他们,在希望的田野上】系列报道⑨棉花专家马峙英:把自己“种”在棉田里

马峙英团队培育的棉花品种。马峙英供图

培育棉花“抗癌”新品种

20世纪90年代,棉花黄萎病在我国黄河流域大爆发,作为棉花的“第一大病害”,黄萎病被称作棉花的“癌症”。

8月份正值棉花生长后期,也是黄萎病的爆发期。“眼看着就要收获了,却突然得了这种病,一下子就减产严重甚至绝收了,你说气不气人?”马峙英告诉记者,因为传统喷药的方式无法杀死病菌,棉花的黄萎病防治成为继棉铃虫之后又一世界性难题。

“我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马峙英指了指手臂上的血管,“假如人体血管内部出现了疾病,这时候你在皮肤上抹点药,这能治好吗?”

要解决黄萎病的问题,必须知道原因出在哪。那时候,我国农业科技领域对黄萎病的认识不足,一直缺乏系统有效的解决方案。

“没有道路,咱们就率先趟出一条路来!”马峙英带领科研团队开始了他们的新征程。经过对国内外相关研究分析发现,培育和种植抗病品种,是控制该病害最根本、最有效的解决途径。

之后20多年的时间里,他们潜心钻研,育成了一系列抗病、高产、优质等“农大棉”新品种,实现了抗病、丰产、优质协同改良和突破。新品种在黄河流域棉区大面积示范、推广,成为适宜种植区的主推抗病品种。

“棉花抗黄萎病育种基础研究与新品种选育”、“多抗优质高产‘农大棉’新品种选育与应用”先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根据生产中不断出现的病虫危害和棉田向旱薄盐碱地转移新需求,“农大棉”系列新品种不断改良和提升,农大棉6号、7号、8号、9号和农大601、农大棉13号等曾经或正在冀、鲁、豫、晋、津、新等棉花产区广泛种植,产生了显著的经济社会和生态效益。

棉花育种从“海选”到“定制”

病害少了、产量上去了,适合种植的地域扩大了,然而,这样的成果马峙英还是不满意。他又对提高育种效率和准确率的棉花分子标记和基因打起了主意。

2018年5月初,国际顶级学术刊物《自然?遗传学》在线发表的一篇科研论文,引起了国内外棉花研究专家的热烈反响。这是一项棉花基因组变异和纤维性状遗传方面的国际重要研究成果,它将有助于未来棉花育种走向“按图索骥”,从“海选”走向“定制”。

【他们,在希望的田野上】系列报道⑨棉花专家马峙英:把自己“种”在棉田里

马峙英在指导团队研究。长城新媒体记者 于仕越 摄

而论文的作者,就是马峙英带领的棉花科研团队。

“以前的常规棉花育种需要多年田间种植和选择,不仅费时费力,对很多性状的了解也不全面。这项研究成果可以使得棉花育种的准确性和效率大大提高,在实验室就能对新品种进行精准设计和选择。”与马峙英教授一同从事棉花种质资源和育种研究20多年的王省芬教授介绍到。

然而,在这项被评为“2019中国农业科学重大进展”成果背后,马峙英和他的团队付出了难以想象的艰辛。

“我们联合中国农业科学院棉花研究所等8家国内大学或科研院所,对从中国棉花种质资源库7000多份陆地棉中筛选出的419份核心种质进行了基因组重测序,平均深度达6.6倍,找出366万个SNP,通过田间鉴定获得20多万个表型数据……”马峙英坦言,研究期间,经常是晚上回到家躺在床上,脑海中全是棉花的各种数据,有时候实在睡不着了,就又起来继续研究和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