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19-07-18 11:12 的文章

田智:棉花村的“贵人”和“致富能手”

田智:棉花村的“贵人”和“致富能手”

公安部挂职扶贫干部田智(左)在棉花村长毛兔养殖基地查看兔毛产业加工情况。 覃苗苗 摄

  5月初的贵州省普安县,春寒还未完全褪去,漫山遍野的三角梅,如同一盏盏小灯笼,早已挂在枝头。

  普安县高棉乡棉花村,这个被群山环抱的交通“死角”,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曾经,村民们靠天吃饭。如今,在公安部的帮扶下,村民们脱穷帽、拔穷根,正在朝着美丽乡村转变。

  带着对这些变化的好奇,5月9日,中国警察网记者来到棉花村蹲点采访。

  山里的甜蜜事业

  从棉花村村委会沿着山路出发,车子拐过10余个弯后,金秋砂糖桔产业发展基地到了。

  趁着阴天,46岁的陆海正忙着给果树修剪枝杈。4月初,在公安部交通管理科学研究所的帮助下,棉花村小寨南面的坡耕地上,种下了7000株金秋砂糖桔。

  看到驻村书记田智过来,手上沾满泥土的陆海局促地招呼道:“田书记,您过来啦。”

  “陆大哥,果树长势咋样啦?”田智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握住陆海的手。

  “长势还不错,就是最近缺雨水。”指着不远处的一片比较低矮的果树,陆海说:“我每天给果树浇水时,那几棵断根苗也浇着,没想到竟然活过来了。研究所捐赠的果苗35块钱一棵,我们一棵也不能浪费。”

  2018年12月,公安部选派挂职扶贫干部田智担任棉花村驻村第一书记。自那时起,棉花村中的大事小事便成为田智心里的牵挂。

  15岁的韦焕波返校后学习跟不跟得上?

  罗照羽家被掀翻的屋顶有没有修好?

  ……

  “驻村工作是很琐碎的,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稍微顿了顿,田智接着说,“百姓事无小事。但我最想做成做好的还是金秋砂糖桔产业发展基地。”

  群山环抱中的棉花村,乱石纵横,土地贫瘠。在传统农业种植方式下,村民长期在“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的困境中挣扎。

  “要发展产业,不要靠天吃饭。”在田智心中,“只有产业发展起来,好日子才能真正来临。”

  陆海的弟弟陆江告诉记者,听哥哥提起村里在发展产业,便迫不及待地踏上了返乡的火车,准备在熟悉的土地上大展拳脚。

  “我之前在温州的服装厂打工,每月也就挣三四千元。如今在自家门前,既做‘股东’,又做‘经理人’。除了年底会有土地流动带来的利润分红,每月还能获得一笔果林管理费。”

  “过几天,再修个水池,方便进行果林灌溉。等果树再长得高些,就在林中养些鸡。”

  干劲十足的兄弟俩在基地旁边的空地上盖起了一排平房,一天24小时守护着他们的甜蜜事业。

  扶贫路上的“贵人”

  金秋砂糖桔产业基地步入正轨,是否会有一个甜蜜的丰收年,还要等时间验证。但对田智来说,金秋砂糖桔项目推进的背后,是“难以为外人道”的酸甜苦辣。

  为了考察棉花村种植金秋砂糖桔的前景,自我调侃“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田智自己开车到贵州省农业科学院,向专家请教种植条件、气候、海拔、土壤等技术问题,还千方百计邀请浙江的经果林种植专家实地考察。

  然而,产业项目确定了,村民却并不响应。

  田智感慨:“来之前觉得扶贫工作是一呼百应,真正做事时才发现困难重重。在棉花村这样的熟人社会里,我这个外来人常常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

  长期以来,棉花村交通闭塞,村民观念保守,种植玉米、烤烟是当地人延续千年的习惯,“我们一直种玉米,你现在说不种就不种,要被雷打的。”

  眼看项目要泡汤,田智心急如焚。

  就在田智为项目推进一筹莫展时,转机出现了。

  在村民心中有着极高威信的陆海,主动为种植金秋砂糖桔站台。

  “十几年前,我在广东某大型国企里做消防工作,工作中与公安消防部队有不少接触。我信任公安,有公安部扶持棉花村,村民致富有保障。”陆海的坚定带动了不少村民,最终,100亩的坡耕地被用于种植金秋砂糖桔。

  通过种植金秋砂糖桔,田智也意识到,“我们这些驻村干部要学会运用当地的力量助力脱贫攻坚工作。”

  驻村工作队队员赵建钢说:“田书记不摆架子,真的是做实事儿的人。只有发展产业,村民才能真脱贫、脱真贫、不返贫。”

  看得见的变化